dnf私服 游戏玩家攻略 网游新闻公告 玩家心情日志

您现在的位置:dnf私服,dnfsf,dnf公益服,国内最稳定的dnf私服发布网,667g.com > dnf私服

dnf私服就是我爱的一个影子

时间:2016-11-30 10:10:13 浏览: 次 作者:dnf私服,dnfsf,dnf公益服,国内最稳定的dnf私服发布网,667g.com 来源:http://www.667g.com

初见,一个扭头,一份倔强,他人眼中的没有公主病的公主,只有自己知道,那不是公主,公主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骑士,而我的骑士,只是藏在黑暗中的幌子。我叫苏蒲草,像蒲公英一样随风而落的野草,不足以为道,不足以戏说,羡慕他人的光鲜亮丽,却又倔强的不肯表露言语,傲人一生是我懦弱的伪装,才气外露是我字眼的锋利,不,应该是自诩。每次都说好好学习,可学到最后只剩下攀比的肤浅人生,蒲公英纯洁,安于现实,可野草绝处逢生,而我,却是既不满足于现状又没有顽强的毅力,注定,只是像蒲公英那样随风而落的野草,更贴切的诉说我的全部。
  
  翻看日记本,全是记录曾经的点点滴滴,不禁浮起一丝微笑,感觉可笑,却正是这些点滴充实了我的生活。(2015.8.14曾经,有人对我说,当你遇到一个把你当公主的人时,你会拥有一段童话般的爱情,我期待自己的白马王子的出现,在我十八岁的光阴中,我邂逅一位梦中的王子,他有着自己的事业,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但我们一直未曾相见,我即将的学长,我幻想着,他英俊的外表,一身帅气的西装,带给我少女满满的心潮澎湃。是他主动闯进我的世界,但他并非想要填补我的感情空白,当我费尽心思,鼓起勇气跨出第一步来铺设我们之间相识的桥梁后,可是根本没有共同的话题,那一次的对话是我们第一次的交流,也许是最后一次,我不希望我沦陷其中,即使他什么也没做,是我年少的冲动,是我期待的幻想,是我孩童般的心灵。朋友对我说:世界很大,我还未看透世界,何必执着,我觉悟了,我需要留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看透世界,也许,我会遇到一个把我当公主的人)
  
  高中学校操场
  
  “苏蒲草,我会在这里等你,直到你回头看见我的好。”
  
  “我不会回头,因为我只会向前看,你也要向前看,因为前方,更广阔,给彼此一个机会,也许,我们明年相聚。”
  
  奶茶店
  
  “蒲草,你就这样跟李延说再见了”
  
  “安言,就不要这样大惊小怪的了,其实就这样也挺好的,反正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了。”我泯了一口奶茶,说道。
  
  “蒲草,是他做错了事,你怎么没跟他说他背着你和你仇人搞在一起这件事呢?要不然传出去这件事大家都会认为是你清高的,明明错的不是你啊!”安言道。
  
  “以后的高中同学聚会我不会参加,对于高中,我只和在乎我的人联系,其他人,我不想回忆,更不用在乎大家怎么来看我。”我看着手中的奶茶说道。
  
  “嘻嘻,你做人也挺厚道的,李延打破了你童话爱情的梦幻,就算他没背叛你,你们也不会长久。即将步入大学时光,好好把握,然后明年回家我就找上几个姐们好好宰你一顿啊!”安言傻兮兮的说道,我也傻兮兮的附和道。
  
  安言是我高中同桌兼高中挚友,很关心我,对我很好,就算我们分隔两地求学,可我们的联系也一直没断过。李延是我高中所谓的男友,长相满分,厚厚的刘海,大大的眼睛,一走韩国欧巴的风格,我们的相识源于一次朋友的聚会,他的花言巧语让我沉醉,可后来的发展并不美好,也许是因为高中躲躲藏藏的爱情注定不美好,也许是因为我并不喜欢他,他给不了我想要的童话爱情。他慢慢也察觉到了,我的仇人,成了他下一个目标,无意中课间一张纸条被安言拾获,然后安言发现了李延和仇家的小秘密,当然安言第一时间告诉了我,而我也提出分手,临近毕业,分手很正常,也不想多说什么。
  
  跳跃翻转(2015.12.26感觉自己错过了好多,没有勇气追爱,没有毅力去坚持,到头来我做了什么,除了更加会装扮自己,其他的我做不了也不会做,想逃向远方却不知远方何处,我想过我的未来,如今的容颜能维持多久,有人说顾好眼前,我听从了,有人说展望未来,我迟疑了,现在,我有这个时间来思考人生,但如何继续走下去我还不知,不管未来如何发展,友谊会填补我内心深处的痛楚。现在,我年轻,至少在我有足够能力去改善经济时,我需要真面现实,白日梦只存在梦中,小说,我会继续。爱情,会期待,但我如今更想把握此刻的美好。)
  
  夜晚大学长廊
  
  “你好,我是殷文曲”
  
  “你好,我是苏蒲草”
  
  “我感觉你本人和照片有点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我的照片全都没有用过美颜好吧,不过手机自带美颜,把我皮肤照的比较白而已。”
  
  “嘻嘻,本人也美”
  
  “这话我爱听”
  
  ······
  
  殷文曲:“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单身啊!”
  
  苏蒲草:“因为没遇到合适的啊!那你呢?”
  
  殷文曲:“一样的理由。那我们可以一起脱单吧!”
  
  “可以啊,和一位长相出众的男孩在一起我很乐意”
  
  殷文曲是我在学校食堂一眼就看上的帅哥,长相出众,性格活泼,很符合我的胃口,原本我们两人只是我看见了他,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没想到食堂热心的老板娘就这么的帮我要了他的联系方式,我的小小心思就这样被直白的抛在了当事人眼中。就这样有了直接的交流,我们相识,那天夜晚第一次正式见面,还记得我内心澎湃,我的小伙伴们都很看重第一次的见面,帮我试衣,画眉,卷发......每一个细节都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只想以最美的容颜出现在心仪人的面前,只是这段用伙伴们小心翼翼呵护的爱情并不长久。
  
  苏蒲草:“我们分手吧!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我显得好被动,和我朋友在一起,我更自在。”
  
  殷文曲:“那是因为我们还不太了解彼此,我们可以慢慢来。”
  
  苏蒲草:“我本是活泼洒脱之人,只是现在的我真的很不习惯,我想还自己一份自由。”
  
  殷文曲:“你想怎么样都好。”
  
  苏蒲草:“开始太快,是激动,结束太快,是慎重。你对我很好,只是我承受不起”
  
  殷文曲的长相给我挣足了面子,但我发现我喜欢的只是他一张脸,我们找不到交集的接口,相反,他一直关心我,却给不了我安慰,只凭一张脸,何以断定美好的未来?正如那天所说:开始太快,是激动;结束太快,是慎重。
  
  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中,路过别人的风景,也会寂寞,述说一个女生的坚强,有谁又可以做到洒脱,那只是脆弱的伪装罢了。(2016.5.6曾经以为的soulmate只是简单的爱人,因为《北京遇上西雅图2》,我真正认识了灵魂伴侣的意义,所谓soulmate,是指心灵上的寄托,未见其人,却在彼此心中留下美好的回忆,似乎,真正的爱人不是表面上的关爱,肢体上的帮助,心灵上的寄托才更让人心动,至少,我懂得了。我想写青春,而青春期的爱情好像又太过枯燥,我想写人生,寥寥几笔又怎能勾勒?演员都是精挑细选,剧情都是提前设计,看看罢了。总有一天,我的人生不需要书写华章,因为本身就很精彩。)
  
  “弥留的墨迹,缠绵环绕难舍的过去,一个人的独角戏,往事如风,在我心里,你不曾离去,暗恋的滋味,堕落的青春,我记得,只记得,你的好,你的笑”在学校论坛上,有一个名叫仰望星空的人这样写道,我惊叹道文笔的强韧,却又不失真情的流露,字里行间中的点点滴滴都是爱意的回忆,虽然,那个人并不知。我在那个帖子下留言
  
  木然:岁月匆匆,容颜易老,浮华终是烟云,得失不过是一念之间。
  
  夜晚再次打开论坛,仰望星空这样回复我:一念之间?如何取舍?三言两语又怎能表达我的全部?无能无为,又无知,才是生活的真实写照!
  
  木然:爱情是充实生活的一部分,并非全部,我们的生活需要亲情,需要友情,人生路漫漫,等待我们前行。
  
  很快,仰望星空回复了我
  
  仰望星空:只是,有一个人的影子,一直在我心里,挥洒不去。
  
  木然:如果一直在,那就一直爱。
  
  ······盯着屏幕好久,他没有回复,突然,一个动态闪烁,仰望星空的IP头像闪烁,一条私聊消息:你爱过吗?
  
  木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爱,不过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了呢?
  
  仰望星空:那那些感悟都是你的幻想吗?
  
  木然:不是幻想,是憧憬!
  
  仰望星空:未来的事,谁又能知道呢?都凌晨了,女孩子太晚睡觉不太好,睡吧!晚安!
  
  木然:晚安!
  
  图书馆
  
  一排排书籍,指尖划过,《美丽新世界》映入眼帘,有些好奇,曾经朋友推荐过,却一直未曾琢磨过,当我伸出手想要去触碰,还未触及,一只手已经将那本书抽出,我急转将旁及的一本《1984》抽出,未来掩饰我的尴尬,或许动作有些不自然,我随意翻了几页
  
  “学姐,你是想看这本吗?”
  
  我转头,穿着军训服的小伙子,白皙的脸庞,额前的刘海微微凌乱,‘奶油小生’是我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
  
  我:“对于这本书,我其实也没有很强烈的欲望,只是略有耳闻,不过倒是学弟你,军训期间还抽时间来图书馆,不会很累吗?”
  
  学弟:“学姐,我只是偶然而已,不过军训的确很累的,偶然来图书馆算是忙里偷闲吧!”
  
  我笑笑:“你的闲忙挺有修养的”
  
  学弟:“学姐抬举了。学姐,你知道《1984》吗?我感觉你不会喜欢这本书的,我之前看过这部小说,小说刻画了一个令人感到窒息和恐怖的,以及追逐权力为最终目标的假想的极权主义社会。你知道这本书为什么要取名为《1984》吗?明明它写于1948年。”
  
  我摇摇头
  
  学弟继续道:“作者奥威尔将年份后两位交换作为书名,表达这是未来的事,而且书中描绘的世界转瞬之间就会到来,暗含了作者提醒读者警惕这个世界。尽管此书出版已经是1949年的事了。”
  
  我有些惊叹:“我没有研究过,不过你真的很厉害,为你竖起大拇指”
  
  学弟看了手表,有些慌忙:“我军训时间要到了,哦对了,这本《美丽新世界》更适合你,我要去军训了,以后有机会再聊吧!”
  
  愣头愣脑的,留下一本《美丽新世界》,和一个搪塞的我,还有搪塞时指尖的触碰。
  
  对着他离去的方向,我一挥手:有缘再见!我是苏蒲草。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听见。
  
  我一直都是那种追求纯情校园的童话梦的女孩,只是因为高中时期的言情小说追的太入迷,而当我真真踏入梦幻的大学校园时,发现原来根本没有遇到我想要的童话梦时,渐渐的我放下了言情小说,转换为文学修养,我知道,童话梦不是灭亡,而是掩藏在我心中的某一个角落,等待某个人的呼唤,或者永远只活在梦中。
  
  夜晚,打开学校论坛,浏览今日学校发生的一些琐事,都是新生吐槽军训之苦,看的我有些消琐,突然想起那文笔斐然的仰望星空,也不知道他现状在干嘛,我主动私聊他。
  
  木然:仰望星空,我想找个人聊聊,一时间想到了你,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有些仓促,你忙吗?
  
  很快,仰望星空回复我,有些意外,更多的是欣喜。
  
  仰望星空:不会,一个人的孤独源于内心的无处宣泄,但同样孤独的两个人彼此的宣泄便成了陪伴,而陪伴是最好的呵护。你若想说,我愿倾听。
  
  木然:很惊讶你竟然在线,也很感谢你的陪伴,此时的我很迷茫,你曾问过,我有没有爱过,其实我爱的是一个影子,每一个女孩都会幻想的影子。学生时代的爱情最青涩,最懵懂,我没有遇到一个给予我想要的童话爱情的人,是我奢求太多吗?还是对方根本不懂我。
  
  仰望星空:你有没有想过,是你爱的不够。
  
  木然:......没有
  
  仰望星空:爱情是双方互相给予的,如果你足够爱他,或者他足够爱你,爱情的光芒才会散发。当你遇到一个愿意把你当公主的人时,你才会拥有一个童话梦。
  
  木然:你刚刚的话,和之前我一个朋友对我说的一模一样,公主梦?我需要等待我的骑士来为我营造。你喜欢看书吗?
  
  仰望星空:我最喜欢看科幻电影,不过看书我也喜欢,不过也算是一种爱好吧,不过我看书一般看哲学,感觉那些大道理很神奇,寥寥几笔便将文学发挥的淋漓尽致。
  
  木然,你喜欢文学?那你取名为’仰望星空’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呢?
  
  仰望星空:星空代表着黑夜中的光亮,星星汇聚成空,带给我们希望。我曾经看过一本书,书名为《1984》,整部小说的背景是灰暗的,更让人向往光明。而于此相称的一部小说《美丽新世界》却是以另外一种来书写娱乐,这是,新世界貌似没有想象中那样美好。在《1984》中,人们被对痛苦的恐惧所控制;《美丽新世界》中,人们则被对快乐的盲目追求所控制。我觉得星空,松弛恰好。
  
  我看了一眼放在书架上被仰望星空所提及的两本书
  
  木然:那我想追求的童话梦会受制约吗?还是--本不那么美好?
  
  仰望星空:新世界如此美好,它只是有一个小小的缺陷——在那里,幸福的人们全都是“被幸福”的。那不是真正的幸福。
  
  木然:我不太懂,原谅我无知。
  
  仰望星空:哈哈,好吧,老实告诉你吧,你想要的简单的童话梦其实只是在于生活中的那个他一点一滴的温馨,作为傻丫头的你就很容易满足,其实,这很简单,只要他足够留心你的一举一动,或者换句话说,只要有心,便得人意。
  
  木然:谢谢,如此听来,感觉幸福也挺简单的。那你的幸福呢?
  
  仰望星空:我的故事很长,可能有些乏味,你愿意听吗?
  
  木然:你若愿说,我愿倾听。
  
  仰望星空:时候不早了,有些故事以后再说吧。哈哈,木然,你以后就是我的树洞,等着我去倾泻。
  
  木然:ok晚安,哈哈,不过我睡前会仰望星空,看明天的希望有多渺茫?
  
  仰望星空:瞧你这话说的,不过早点睡吧,晚安!
  
  次日
  
  在道路中穿梭,放眼望去,整齐的军姿飒爽,不禁让我想起图书馆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孩,此刻的他也在接受烈日的考核吧!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仅仅一面之缘,甚至模糊的脸庞,有缘再见吧!
  
  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随着课程的繁忙加上面临考各种各样证书的压力,我貌似过上了与外隔绝的生活,不过仅仅指娱乐,降低了网络的关注度,但增加了和仰望星空的联系。他说我是他的树洞,但事实证明他的话说反了,实则他是我倾泻的垃圾桶,
  
  夜间操场
  
  郁闷乏味的时光,我已产生厌倦,偶尔拉着大学好友一起出来散散步,感觉也不错。苗愿是我的大学室友,我们之间的关系还不错,两人的性格有着些许相似,但又有微妙的不同,但就是这样一个女孩,陪伴了我整个大学时光。
  
  苗愿:“蒲草,你说我们一直在操场上晃荡,会不会遇见白马王子啊?”
  
  苏蒲草:“白马王子我是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这玩意晃荡下去,你的减肥计划肯定要泡汤了,到时候白马王子就算出现,也不会是你的吧!哈哈!”
  
  苗愿:“那行,咱们一起奔跑吧!”
  
  我无奈的笑笑。
  
  跑着跑着,苗愿的速度减缓了不少,我看着苗愿,苗愿却望向远方。
  
  苏蒲草:“看什么呢?跑步呢!”
  
  苗愿:“我刚刚看见有一个帅哥,长的挺清秀的,你说会不会就是我的白马王子呢?”
  
  苏蒲草:“苗愿,帅哥这种物种只适合幻想,不适合对象,因为不靠谱。”
  
  苗愿:“他好像看向了我们这边,是不是我一直盯着他看被他察觉了,多不好意思啊,啊!他走过来了,快转头。”
  
  苏蒲草:“什么啊!”我用余光瞟了一眼苗愿所说那个帅哥的方向,夜光下,一个身影向我们这边走来,我也有些惊慌,偷窥的小小心思被发现之后只剩下尴尬,但,人家只是从我们身边路过,而已!我转过头看了一眼,人家和朋友在一块聊的好好的,根本没我们啥事。
  
  苏蒲草:“行了行了,人家根本就没注意到我们”
  
  苗愿:“欸,有点小失落,要不我们去搭讪?”
  
  我翻了一个白眼:“要去你去!”
  
  苗愿:“你陪我去,我一个人多不好意思啊,我需要一个人为我加油打气。”
  
  苏蒲草:“我在心里为你打气好不好,你自己慢慢去勾搭吧!时间在这么耗下去,帅哥都要跑了,不信你看看人家还在——不在。”当我转头看向那个帅哥的方向时,我震惊了,那个帅哥在看我们,而且还有他的朋友们。
  
  苗愿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好像讨论的声音有点大啊!不过成功吸引了那个帅哥的注意力。”
  
  苏蒲草:“我真后悔认识了你,真尴尬!”
  
  “学姐你好,我们见过的!”
  
  我转过头,不知何时,那个帅哥已经走到了我身旁,我疑惑的看了看他的面庞,在脑海中收索熟悉的面貌。
  
  我诧异道:“在图书馆!”
  
  他点了点头,我微笑礼貌示好。
  
  苏蒲草:“学弟好,我叫苏蒲草!”
  
  学弟:“学姐好!我叫吴子孑!很高兴再次见到学姐,哦对了,上次去的书你感觉还ok吗?”
  
  苏蒲草:“还不错,哦对了,我今天还有点事,要不咱们留个联系方式,以后再聊。”
  
  互换了联系方式,我便拉着苗愿离开,好吧,其实是苗愿那个好奇的小猫憋不住了,在我和学弟叙旧的时候晃腾我胳膊晃荡的厉害,便找了个借口。
  
  宿舍
  
  苗愿:“快说,你们怎么会认识,还有你们提到的书又是怎么回事?”
  
  苏蒲草:“我呢,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在图书馆,因为一本书而产生了交流,然后呢他看我拿的那本书不太适合我,就向我推荐了另一本书,那会他还在军训,还没来的及交流就归连队了,就这么简单,不过人家还是新生,你不是不喜欢姐弟恋吗?可以肯定的是,你们没戏。”
  
  苗愿:“欸,这还没开始了就这样被宣告结束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打开学校论坛,一条消息提醒
  
  仰望星空:木然,感觉世界真奇妙,一次偶然的转角,便会相遇人生的不知,重逢是意外,但重识是新的开始。
  
  木然:既然是开始,那就好好把握!如果真的是爱,那就不要放手。
  
  仰望星空:说啥呢,我只是想说重逢了一位故人好吧!不过至于我曾今的挚爱,结局已经定了。至于我心里的那个她,一直都在。
  
  木然:不好意思,我想的有点偏了,但重逢时好事,一个新的开始嘛,还有你的那个她,既然一直在,那就默默守护吧,爱与不爱,皆是空白。
  
  仰望星空:空白?为什么?
  
  木然:因为你是星空,星星之火描绘明天的空白。
  
  仰望星空:傻瓜,我哪有这么神奇
  
  木然有些震惊,只因他的措词。
  
  木然:因为你是我的导师啊,祝你好运!
  
  在床上辗转反侧,因为一句‘傻瓜’,满满的少女心洋溢着。还有想起了那个小学弟子孑,作为学姐,还是主动打个招呼吧。我翻出手机,给吴子孑留了条信息:吴子孑,以后学姐罩你!
  
  嘻嘻,睡觉咯!
  
  第二天清晨,翻看手机,一条吴子孑的留言:学姐,那我就豪不客气的接受了啊!很高兴再次与你相遇。
  
  对着手机的那条留言,我喃喃道:我也是。
  
  接着,从那次意外的重逢,我和吴子孑开始从图书馆的那次相遇聊天,从那次乌龙事件的《1984》到我看完《美丽新世界》的读后感,从感悟到人生哲学,但偶然间,我们的聊天话题更加深了——爱情。但他沉默了好久,然后回复我:好累!我们便结束了这话题。
  
  一次晚间约步,我们一起在操场上嬉闹,奔跑,但当一个人影滑过眼前时,划开了我们此刻的喧闹,子孑的笑容冻结了,而我感觉到气氛的不对随之停下了脚步。一女孩子看了我们这边一眼,然后子孑迎面上前
  
  子孑:“嘉怡,最近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好点,有些天没见着你了,学习忙吗?”
  
  嘉怡:“没啥忙的,你和朋友一快,玩的开心就好。我只是来陪朋友散散步!”
  
  子孑:“我没啥忙的,你一定要注意身体。”
  
  那个叫嘉怡的女孩子原本绽放的笑容失去了光彩,表情流出不耐烦
  
  嘉怡:“行了,你也别说什么了,我的身体挺好的,不用你多说,我先回去了,你自个慢慢玩去吧!”嘉怡转身作势要走
  
  子孑:“你要回去吗?那我送你回去!”子孑拉住了嘉怡的胳膊
  
  嘉怡:“我说你烦不烦啊!不要跟着我!”
  
  只留下了嘉怡离开的背影。
  
  吴子孑转过身冲我笑笑:“不好意思,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咱们现在继续跑步吧!”
  
  我们继续奔跑,他什么也没说,我也什么都没问。
  
  宿舍网络论坛
  
  木然:仰望星空,你说一个人的内心究竟是有多少秘密?些许悲伤,些许孤独,但却一直死守。
  
  过了好久,仰望星空都没回复我,他今天没有在线,但我还是继续留言,因为我知道他会看见。
  
  木然:但不管怎样,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沉默也未尝不是一种有益的选择,只是,在感情面前,我还没有一个选择的机会,只希望,一切安好。
  
  木然:哦对了,今天的星空很美,是不是代表明天的希望很大呢?真心希望美梦成真!
  
  街边长廊
  
  我和苗愿课后游荡在校园的小路上,只是少了平时嬉闹的气氛,取而代之的是沉寂无声,两个人心中都藏着各自的小秘密,最终,苗愿首先打破了宁静
  
  苗愿:苏蒲草,我只是开个玩笑,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当真。
  
  苏蒲草:我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喜欢这样的玩笑。
  
  苗愿:我只是无意中脱口而出了,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苏蒲草:可无意中这样的次数再次发生,有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苗愿:你到底想怎样?
  
  苏蒲草:我只希望你不要在提我跟他的玩笑!
  
  一个转角,我转身,留下苗愿的身影,但内心为何久久不能平静?
  
  事情的起因源于课堂上,临近下课,苗愿和我谈论了曾经的纠结历往,下课了,还意犹未尽,但突然间,她对着我说:你男友来了,长得可帅了。我感到疑惑,却看见殷文曲与我擦肩而过,还有他的朋友,只见苗愿大喊:殷文曲,苏蒲草说你越长越帅了!我震惊苗愿的措词,然而,只见殷文曲魅惑一笑,随着,他的朋友一起起哄,而我,愤愤离场,最后,出现了两人走在小路上沉寂的一幕。
  
  我一个人跑到亭边一角,平复难安的心情,只是,好像听到了一对情侣吵架,貌似声音还有些熟悉。
  
  女:你就帮帮我这一次,我没有他会活不下去的!
  
  男:不是帮不帮的问题,只是这种事情太不仁义了。
  
  女:怎么不仁义?明明是那个狐狸精勾引我男朋友的,我只是想让你去吸引那个狐狸精的注意,然后帮我把他的心夺回来而已!
  
  男:我没有这么大魅力,况且······
  
  女:怎么没有,你相信自己,你长的帅,而且你又懂文学,很容易讨女孩子喜欢的,答应我好不好。
  
  男:我······
  
  女:你到底怎么搞的,你口口声声说会照顾我,怎么连这点忙都不帮,我没有他会死的,你就想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吗?
  
  男孩有些惶恐。
  
  男:你不会死的,一定,还有大把时光等着你去挥霍,怎会死呢?
  
  女:那你还婆婆妈妈,犹犹豫豫的,就像个娘们。
  
  然后女孩子愤然离场,留下男孩落寞的背影。
  
  男孩转身:“学姐!”
  
  我一动不动矗立在他面前,因为他——是吴子孑,而那个女孩便是操场有过一面之缘的嘉怡。
  
  路边长椅
  
  吴子孑低着头:“嘉怡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记得那时候,我们一起生活的很快乐,我们还小,根本不懂爱。只是有一天,在每一个男孩的青春叛逆时期总会做一些让父母头疼的事情,而我,便是卷入了一场与社会人士的打架斗殴,面临开除退学,就在我彻底离开学校的那一天,嘉怡逃课出来送我出行,我在马路的那边,而她在这边,来来往往的车行在我们中间穿梭,远远的,我看见她在哭,而我选择转身,在来往的车只中淹没身影,只是,我听见了一阵紧急的刹车,我转过头,嘉怡就这样躺在地上,周围人员聚集。在急症室的等候大厅,嘉怡的父母哭的很难受,那一刻,我沉默了。后来我去了英国,也许是逃避,也许是对叔嫂的弥补。几年后,回国,再次遇见嘉怡,正直高考,我便参加高考和嘉怡报考了同一所学校,我也不知道再次相遇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总之,她就是我的一根软肋,是我的致命伤口,可能,是爱吧!。”
  
  我看着他:“也许你以为的爱不是爱,只是负责。”
  
  吴子孑:“那爱是什么?”
  
  苏蒲草:“爱呢,爱很复杂,有的时候,是一种很想见到他的心情;有的时候,是一种错过之后,格外遗憾的心情;有的时候,是一种被温暖的心情;有些时候看见他就会开心,有些时候看见他就会心痛;爱呢,就是这样复杂的感情。总是感觉到温暖和幸福的人,可能是感受到被爱。然而会让你难受的,是因为你在爱他。”
  
  吴子孑笑了:“学姐,你这是从哪盗窃的台词,好萝莉曼克史啊!”
  
  苏蒲草:“有吗?”
  
  吴子孑:“有!”
  
  我们都笑了。
  
  学校论坛
  
  木然:仰望星空,如果我一直守望星空,你说会有一个人来守护我吗?今天很奇怪,原本是想逃离喧嚣,让自己冷静,无意中窥探了一个朋友的故事,但,爱是唯一。曾今,你问过我有没有爱过,其实我只是想爱那个爱着我的人,但前提是,我们可以融入彼此的生活,而他,可以满足我对童话爱情的幻想。而我的骑士,只为我服务。
  
  仰望星空:你喜欢童话,可童话了都是骗人的,不是吗?童话里的爱情又有多长久你能保证吗?
  
  木然:我不能保证,但我会追寻,至少,我爱过,无悔。
  
  仰望星空:爱,你怎样来理解?
  
  木然:曾今看过一个见解,感触良多。爱,有的时候,是一种很想见到他的心情;有的时候,是一种错过之后,格外遗憾的心情;有的时候,是一种被温暖的心情;有些时候看见他就会开心,有些时候看见他就会心痛;爱呢,就是这样复杂的感情。总是感觉到温暖和幸福的人,可能是感受到被爱。然而会让你难受的,是因为你在爱他。
  
  另一边隔着电脑屏幕敲着键盘的手指尖滑落,电脑屏幕上倒映着一个人的面庞,吴子孑。
  
  吴子孑敲击键盘:仰望星空,愿为你服务!
  
  苏蒲草没有回复,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复,猜不透也看不懂。于是选择沉默。此夜,注定无眠。
  
  而另一边,吴子孑脑海中闪烁着:爱,有的时候,是一种很想见到他的心情;
  
  有的时候,是一种错过之后,格外遗憾的心情;
  
  有的时候,是一种被温暖的心情;
  
  有些时候看见他就会开心,有些时候看见他就会心痛;
  
  爱呢,就是这样复杂的感情。
  
  回想着第一次在论坛聊天时的共鸣,心中早已有想要守护,第一次在图书馆的意外相遇,些许的交流,清纯的容颜,指尖游刃未余的残温,有缘再见的重逢原本还有些许期待,只是那一次操场的尴尬重逢,还有那一天晚上的论坛的交流,对童话爱情充满期待的木然就是苏蒲草。
  
  图书馆
  
  苏蒲草:“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都看了好一会书了,该回去了。”
  
  吴子孑:“学姐,你看书的样子很可爱哦!”
  
  苏蒲草:“哦是吗?谢谢赞美,今天你邀我来图书馆我很幸运,也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吴子孑:“学姐,这个送你。”吴子孑在空无的双手中瞬间魔幻的变出一朵纸制的玫瑰。
  
  苏蒲草:“这——魔术!怎么做到的?”我接过他手中的花朵。
  
  吴子孑:“这当然是秘密!”
  
  苏蒲草笑了:“这就是你勾引女孩的把戏?嗯~~~~有一手,好了,我要走了,下次再见吧!拜!”吴子孑目送离去的苏蒲草,目光停落在蒲草手中的纸玫瑰。
  
  餐厅
  
  苏蒲草:“子孑,今天怎么想起请我吃饭啊!”
  
  吴子孑:“因为学姐一直照顾有佳啊!”
  
  苏蒲草:“那行,我接受!好学弟,真乖”
  
  吴子孑:“哈哈”
  
  吴子孑:“学姐,那个,其实,我想对你说一个事。”
  
  苏蒲草:“什么事,含含糊糊的,有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会帮你的。”
  
  吴子孑:“我发现自己对嘉怡的感情并不是爱,从那一刻长椅上学姐的见解开始,我省思自己,慢慢的发现,其实我喜欢上了学姐”
  
  一时间的沉寂,太突然
  
  苏蒲草:“我有喜欢的人了,对你,只是对弟弟的关怀。”
  
  吴子孑:“可我好像从来就没有听你说过。”
  
  苏蒲草:“他是我在学校论坛认识的,我不知道他的年龄,身份,模样,但仅仅只是透过键盘的交流,我们可以一同畅想,一同感知世界,我想要的是可以带给我童话幻想的人,在你告白之前,我可能还不清楚自己心中的所想,但现在,我想自己心中也早已有了一个答案,可能,对于你来说,你的青春懵懂是爱起源,但对于我来说,我只是教导你关于爱的师姐,我只是作为一个姐姐对弟弟的光怀,我想找属于我的soulmate,其实,他就是我对于未来的憧憬。”
  
  吴子孑:“灵魂伴侣?”
  
  苏蒲草:“对,每当我仰望星空时,他就在我身边!”